全國咨詢熱線: 13868471125
新聞資訊
閥門漏氣未檢修 ,放出了“惡魔”
發表日期:2017/3/7 17:31:29 瀏覽次數:5328

沒有爆炸,甚至連火災都沒有發生過,卻致3死5傷,這也許算得上佛山最為“離奇”的事故。

  佛山市三水區白坭鎮廣匯化工廠高爐車間內的這起事故,引發廣泛關注。但隔著高高的圍墻,我們一直無法窺探這起事故的始末。

  近日,廣匯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經營者馮碧朗、煉鐵廠的生產承包人王明賢、廣匯公司調度主任李孔香以及熱風爐班班長李增祥,因為涉嫌重大責任事故罪,接受法院的審判,而這起因安全制度不健全、漠視安全生產檢查而出現的“人禍”的內幕,也終于浮出水面。逝者已矣,我們希望類似的悲劇不再發生。

出事

熱風爐前兩人倒地

樣子不像睡覺

  2015年3月14日,農歷正月廿四,在佛山市三水區白坭鎮廣匯化工廠里,王明賢正焦急地等待著晚上8時開爐的一刻。在農歷春節之前,王明賢通過朋友介紹,與廣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馮碧朗簽訂了承包合同,將該公司的高爐煉鐵部分承包了下來。為此,王明賢還聘請了高爐車間主任李某和工長張某、李增祥。

  14日,馮碧朗在參觀完點火后,早早回到了他的家里。次日凌晨3時41分,王明賢還在辦公室,辦公室下面的樓梯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喘著粗氣的張某沖上了位于二樓的辦公室,慌張地叫著:“出事了!”

  廣匯公司的煉鐵廠分為三個車間,分別是燒結車間、高爐車間、鍋爐及汽輪機車間。而此次出事的,則是高爐車間。最先發現異常情況的,是高爐車間的爐前工唐某。

  當晚凌晨3時左右,高爐車間班長晏某叫唐某帶些人去氧化鋅車間拿些柴火回來,唐某于是和另外三名同事一起出發。但是,他在途中忽然發現其中一個熱風爐前有兩人倒在地上,樣子不像睡覺。

  “我覺得不對勁,馬上叫其他人跑回高爐休息室幫忙,我就沖過去熱風爐那邊。”唐某說,他來到熱風爐前,看到兩名員工頭向外,腳在爐內,其中一個是余某,另一名則是女員工。而在爐內,他還發現另一名男員工。見余某沒有反應,他又往回跑,叫人一起搶救。可等唐某再次來到熱風爐前,他發現自己已經全身無力,不久便失去了意識。

  除了唐某外,還有四人在救人過程中受傷昏迷。他們分別是熱風爐班長李增祥、高爐班班長張某,以及高爐車間主任李某、熱風爐工人楊某。李某暈倒前,將那名女子拖了出來,發現她已經沒有呼吸。他之后隱約看到陸續有人被抱出來,但自己也暈了過去,醒過來時已經在醫院。

  受傷的五人中,楊某的損傷程度最為嚴重,他視力受到影響,甚至無法記起當時受傷的過程。至少在一審開庭時,他仍在住院治療當中。

尋兇

昏迷之前 聞到“甜甜的味道”

  根據張某的描述,他趕到事發現場時,就聞到有“甜甜的味道”。據他的經驗,這是混有一氧化碳的味道。而根據法醫檢驗的結果,三名死者符合一氧化碳中毒死亡的特征。

  三名死者分別是余某、韋某、劉某。其中,劉某是氧化鋅生產工,而余某、韋某均為鐵廠生產工。

  根據后來的調查得知,在高爐車間內,共有三臺熱風爐,當時僅有一號及二號熱風爐在運作,而出事的正是還沒有使用的三號熱風爐。

  既然三號熱風爐還沒有使用,那么三名死者去那里為了什么?答案是:扒耐火球。

  熱風爐的工作原理是在里面放入耐火球,并從管道引入煤氣,使耐火球通過空氣、煤氣燃燒后往煉鐵高爐里面送熱風。不過,由于耐火球磨耗非常高,需要經常更換。在點火前,一號熱風爐的耐火球清理工作已經完成,而由于二號爐的主要工作是吹出冷風,所以并沒有扒過耐火球。出事的三號爐,其實已經清理了一個星期左右,工人已經將200噸左右的耐火球扒了出來,還剩下10噸多耐火球,一直到3月14日下午5時許,工人才停止扒耐火球的工作。

  三名死者其實均是原料班的工人,并非高爐車間的員工,他們之所以去到高爐車間,是因為他們當時比較“空閑”。原來,3月15日凌晨2時許,廣匯公司調度主任李孔香路過三號爐的時候,發現沒有工人工作。他于是打電話給王明賢,建議讓原料班的工人去扒耐火球,因為原料班的工人放完料沒有什么工作。王明賢于是叫原料班班長余某帶著兩名工人去三號熱風爐扒耐火球,余某他們卻再也沒走出來。

  事后,李孔香也承認,讓原料班的員工去做他們完全不熟悉的熱風爐崗位的事,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大的錯誤。

人禍

閥門漏氣未檢修

放出了“惡魔”

  沒有運作的三號熱風爐,為何會泄漏出一氧化碳氣體?有員工歸咎于王明賢“趕時間”開工之過。

  據王明賢稱,三個熱風爐之間其實是連通的,引煤氣的管道在進燃燒器前有一個叫“煤氣切斷閥”的閥門,但這個閥門一般不是關得很嚴實,檢修停用時要附帶加一塊盲板。但在這次出事故后,他發現正在檢修的熱風爐沒有加盲板。因此,在閥門關閉不嚴實或者老化有縫隙后,煤氣是可能滲漏到三號熱風爐的。

  李增祥也承認,雖然自己任熱風爐的班長,但沒有上崗證和從業資格證,也沒有參加崗前培訓。

  李增祥還說出在點火時的一個細節。在一號熱風爐點火的時候,在煤氣切斷閥和助燃風切斷閥都關閉的情況下,他還在點火觀察孔聞到有煤氣味道。也就是說,他當時已經知道可能存在煤氣泄漏的情況,可他并沒有將這個情況向上匯報。

  事發后,受聘于三水區安全生產協會的化工工程師王某甲,與安監部門一起進入過廣匯公司察看。他同樣認為,煤氣泄漏是因為三號爐進煤氣的閥門沒有關死,沒有加盲板。

  三水區事后也出具了技術調查報告,認定本次事故的直接原因是:高爐煤氣隔斷系統存在缺陷,作業人員在輸送煤氣前沒有對隔斷系統的水封閥進行安全檢查,致使煤氣經管道泄漏進入三號熱風爐;廣匯公司在沒有確保安全以及做好安全措施的情況下,違章指揮作業人員進入熱風爐內清理耐火球;廣匯公司使用淘汰且嚴重老化的設備設施,人員更換頻繁,未及時制定安全生產責任制度,未簽訂安全生產責任書,相關安全制度不健全,安全生產主體責任不落實,對員工安全教育不到位,未督促安全管理人員落實相應安全措施,管理人員違章指揮工人冒險作業;廣匯公司為逃避監管,選擇在人的生理和精神較為脆弱的凌晨時間從事危險作業,事故發生后未按要求啟動應急救援預案,使中毒人員的范圍進一步擴大。

判決

四名負責人均因重大責任事故罪領刑

  廣匯公司其實早有“前科”。2006年1月12日,廣東省環保局飲用水源環境安全檢查組在例行檢查中發現,在2004年至2006年間,這個廠在未取得省環保局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的情況下,仍然違規生產。其后,該廠遭重罰。

  此外,根據一審的證據顯示,2015年2月2日,三水區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白坭分局執法人員聯同三水區安全生產協會專家在廣匯公司進行執法檢查,發現了13處隱患,直到2015年3月16日9時30分,仍有8項未整改完成。

  2015年3月15日,警方正式對此案立案,同月25日,警方電話通知馮碧朗、王明賢、李孔香、李增祥四人到案。

  今年4月,三水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宣判。法院認為四名被告均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按照四名被告人在本事故中應承擔責任的大小,法院一審判處馮碧朗有期徒刑二年八個月;判處王明賢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判處李孔香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判處李增祥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

  一審判決后,王明賢認為法院認定其違章指揮作業人員進入熱風爐作業這一事實有誤,提出上訴。近日,佛山中院駁回其上訴,維持原判。文廣報記者劉藝明


相關新聞:上一條:國外企業對中國閥門市場的三點看法

Copyright? 2015 邦本閥門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全網通網絡

在線咨詢
  • 培訓咨詢: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手機號:
13868471125

手機號:
18267888012

關注微信公眾號

聯系我們
河南幸运武林彩票网